B站“破圈”之路艰难,多元布局难解“盈利”之困
2020-03-23 00:11:3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 

  编辑 | 于斌

  出品 | 于见(ID:mpyujian)

  进入到2020年的“B站”声量更大了,曾经以“二次元动漫”为标签的B站现如今正转型为“年轻人的文化社区”,B站的内容生态也更加庞大。

  今年元旦期间B站的跨年晚会一度在网络上大受好评,网友们更是将B站的晚会推上微博热搜,称之为“最懂年轻人的夜”。这也是B站首次举办跨年晚会,内容上不仅仅局限于“二次元”单一文化,而是涵盖了影视、音乐、体育、军事等多个领域的文化,这也表明了B站“破圈”的心。

  晚会过后,B站的股价随即大涨,我们来看一组数据:2019年12月31日,B站的股价为18.62美元/股,短短7天之后,2020 年1月7日,B站股价已经上涨至23.84美元/股,仅仅一周股价就上涨了30%。

  而到了2020年2月14日,B站的股价已经上涨至28.69美元/股,市值突破百亿美元。需要强调的是,此时距离B站上市还不到两年,和B站股票的发行价11.5美元/股相比,此时的股价已经上涨了将近150%。

  同时,在今年这个特殊的春节假期里,受到疫情的影响,线上视频平台、直播平台等迎来了一波流量红利,B站也毫无意外的抓住了这次机遇,月活用户和付费用户大大增长。

  不过,就在前几天的3月18日,B站公布了公司2019财年Q4财报。财报显示,B站在2019年第四季度营收为20.08亿元,同比增长了73.75%,但营收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却在下降,并且亏损也呈现出扩大的趋势。

  财报显示,B站2019年第四季度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利润为-3.87亿元,同比下降了102.92%;

  2019年归属普通股东的净利润为-13.04亿元,同比下降了130.71%。此外,2019年B站亏损了11.9亿元,比2018年的5.65亿元扩大110%,近些年B站累计亏损的金额已经高达30亿元。

  在此背景之下,股票市场也出现了动荡,截止到3月20日,B站的股价直线下滑,已经跌至21.17美元/股,跌幅高达15%。在这几个月间,B站的股价可以说像是坐上了“过山车”一般起起伏伏。

  其实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资本对B站所描绘的“光明未来”还不够信任,毕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中的B站,“何日能盈利”已经成为其绕不开的话题,不管B站故事讲得多好听、饼画的多大,“盈利”始终是资本关注的核心。

  B站为何在上市后亏损不断扩大?

  首先看一下B站是靠什么业务赚钱的。根据财报可知,B站的营收主要来自移动游戏、直播、会员增值服务、广告和电商这几项业务。

  财报显示,2019年第四季度B站的移动游戏收入为8.714亿元人民币,直播和会员增值服务收入为5.709亿元人民币,广告收入为2.896亿元人民币,电商和其他收入为2.759亿元人民币,总营收为20.078亿元人民币。

  看完收入,再看一下B站的支出。财报显示,2019年第四季度B站的营收成本为16.099亿元人民币,较上年同期增长了68%。

  此外,第四季度销售与营销支出为4.132亿元人民币,较上年同期增长127%;总务和行政支出为1.595亿元人民币,较上年同期增长6%;研发支出为2.452亿元人民币,较上年同期增长60%;总运营支出为8.179亿元人民币,较上年同期增长68%。

  显然,支出大于收入,不断增加的营收成本与运营支出使得B站亏损加剧。

  那B站拿这些钱做了什么呢?

  根据2019年媒体对B站的一些报道我们可以看到:2019年10月,B站签下此前在斗鱼直播上的前“斗鱼一姐”冯提莫,签约价格高达5000万元;2019年12月,B站斥巨资8亿元买下了三年《英雄联盟》世界赛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直播权;年底的跨年晚会更是声势浩大,营销支出大幅上涨。

  而这些行为的背后,是B站商业变现的焦虑。

  2009年上线的B站发展至今已经有10年的时间,从早期的“二次元”垂直领域逐步开拓为如今的多元文化生态社区,形成了以B站特有的“鬼畜弹幕”风,它也成为唯一要“答题考试”才能成为平台正式会员、发送弹幕的“逆流奇葩”网站。

  不过,也正是B站这不同寻常的运营模式才让它收获了一批忠实用户,才让B站逐渐成长起来。在资本的助推之下,2018年3月,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,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下,B站在资本市场里的一举一动都引发着公众的巨大关注。

  背负巨债“一身窟窿”的B站自然要为“盈利”发愁。

  B站的盈利困境

  查询B站历年的财报可知,作为一个视频平台,B站是不赚钱的,因为会员收入少得可怜。所以,B站开拓了游戏业务养活自己,游戏收入一直是B站的主要营收来源,B站的游戏营收曾一度占总营收比重超过70%。

  不过,单一营收模式的风险较高,B站也意识到了。毕竟游戏有生命周期,游戏业务如果只靠一两款爆款产品撑着,终究会陷入衰退境地。并且与腾讯、网易等巨头企业相比B站在游戏代理和游戏研发上并没有足够的优势,用户规模上也没有什么话语权。

  于是,B站通过开拓直播、广告、电商带货等业务进行转型。其中直播是B站着重发力的方向,对直播业务的投入也花费巨大,期望站在直播的风口上尽快把钱赚回来。

  当然,随着B站不断拓展自己的业务线,其面临的困难与挑战也越来越多。

  在直播领域,B站不仅要面对专业的直播平台斗鱼、映客、虎牙等竞争者,还要面对一众类似B站一样寻求“破圈”的其他平台,例如微博直播、抖音直播、淘宝直播等等,并且在头部直播平台尚处在亏损的情况下,B站直播能带来多大的收益很难预测。

  在广告领域,虽然B站是一个视频平台,但董事长陈睿曾在公开场合表示“B站新番无广告的政策永不会变”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B站广告的收入。此外,“优爱腾”这三家仍然占据着视频平台的龙头地位,上亿级的月活用户也让更多的品牌方会优先考虑在“优爱腾”投放广告。

  更残酷的是,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社交平台、短视频平台、资讯平台等等都在瓜分着广告主的广告投放,对于B站来说,这些业务到底有多大的潜力,还需要时间来证明。

  至于电商带货这条路更不必说,所有掌握流量的平台在资本的助推下,最终都会挤进该条赛道。可以预见的是,B站前路必定布满荆棘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