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信涉黑,营收下滑,支付第一股拉卡拉危机四伏
2019-11-25 07:09:4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  编辑 | 于斌

  出品 | 于见(ID:mpyujian)

  11月20日午间的一则重磅消息,引起了拉卡拉股票的快速跳水,然后封死跌停。

  事情的缘起是拉卡拉旗下的考拉征信涉嫌倒卖公民个人信息,被江苏淮安警方所查出。根据相关报道,考拉征信涉嫌非法获利3800万元。

  而资料显示,考拉征信是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,而拉卡拉则持有考拉昆仑32.4%的股份,为其第一大股东。因而作为考拉征信事实的大股东,拉卡拉显然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。公司股价在当日跌停后,公司市值蒸发20亿,第二天开盘又一度大跌近7%。

  作为第三方支付领域的老兵,拉卡拉的发展之路颇为坎坷,在C端被支付宝及微信支付所打败后,公司的个人业务开始大幅下降,进而公司转入B端的商户收单业务。而随着C端流量的消失,一度蓝海的B端业务又面临行业巨头的激烈竞争。

  最新的三季度财报显示,拉卡拉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6.9亿元,同比下降12.42%。这也是公司上市之后,连续第二个季度营收下滑,且下滑幅度呈现加速态势。

  可以看出,即便没有泄密事件的发生,拉卡拉今后的主营业务都将面临行业日趋激烈的竞争。而考拉征信的泄密丑闻,无疑更是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更蒙上一层阴影。

  一、发展历史 从C端到B端

  拉卡拉最早成立于 2005 年,一开始是做toC的生意,主要包括便民支付和移动支付两块业务。

  在早期支付宝还不流行的年代,可以用它来还信用卡、缴纳税费电费等服务,这也是所谓的便民支付服务。在2010年之前,下图所示的拉卡拉POS机,经常在便民超市及大型购物商场可以看到。

  拉卡拉早期拓展业务的主要途径就是持续在便利店装机,终于在2012年达成了全国便利店体系95%的终端覆盖。然而,因为大量铺设终端设备,让拉卡拉的早期业务持续亏损长达6年。资料显示,直到2011年,公司才实现月度的扭亏为盈。这时候的拉卡拉盈利模式,为消费者提供各种便民金融服务的同时要收取一定的服务费。

  作为第三方支付领域最早吃螃蟹的人,拉卡拉早期在线下支付领域发展迅猛,鲜有对手。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大众消费模式的变化,移动支付迅速发展,支付宝、财付通两大巨头快速崛起,并大举向线下支付扩张,拉卡拉如日中天的行业地位也遭到严重挑战。2011年开始,逐渐进入萎缩状态。到了2016年,原本在个人支付业务市场份额在20%以上的拉卡拉,在该领域的市占率已经缩水到3%左右。

  然而,由于在C端的长期积累,拉卡拉在2011年获得央行所颁发的《支付业务许可证》,拿到了银行卡收单等全国性支付牌照。进而,拉卡拉转向了B端,开始了面向商户的收单服务。并相继推出了针对小微商户的多种POS产品和服务。

  根据2018年拉卡拉的营收构成看,收单业务占比最高,达到50.7亿,占比高达89.3%。其次为硬件销售收入,金额是4.8亿,占比是8.5%。而个人支付业务收入仅仅为1.08亿,占比不足2%。

  可以看出,如果不是公司业务从C端转向B端,在目前这个被支付宝及微信支付基本垄断的个人市场,机会没有了拉卡拉的生存之地。资料显示,2016年-2018年,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收入一直在亿元附近徘徊,难以提升。

  与此同时 ,拉卡拉的上市之路也颇为坎坷。2016年,拉卡拉曾打算借壳西藏旅游上市。但借壳方案对拉卡拉估值,远远超过西藏旅游的总资产规模,触碰到当时的借壳新规中对盈利的要求,最终放弃。

  二、B端业务的新挑战

  资料显示,最开始的收单市场空间不大,竞争对手也少,支付宝及微信等龙头也没有对此过多投入,因而从2014年开始,拉卡拉尽享ToB支付业务的红利,收入也一路增长。资料显示,2014年-2018年,拉卡拉的商户数从117万一路增长到1963万,而交易流水也从2240亿增长到36548亿。

  收单业务的收入中,对商户刷卡金额收入的约定比例的手续费,占据最大的比例。此外还有向商户销售或投放POS机时,收取的硬件销售费用或服务费收入,也就是卖POS机的收入。

  然而,收单收入这一曾经的蓝海市场,目前正遭遇越来越多的挑战。一方面是因为支付结构因为监管的趋严,利润率不断下降。另一方面,则在于行业内日趋激烈的竞争。

  首先是2016年底2017年初国家开始整顿支付行业,随着备付金100%的缴存和“断直连”的逐渐到位,此块业务的利润空间正遭到逐步压缩。

  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是指支付机构预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,在以前备付金政策下,拉卡拉可以从银行获得的计付利息收入,而随着备付金全部缴存至指定机构,拉卡拉不光损失了原本的备付金利息收入,也在一定意义上失去了与银行间的议价能力。而随着“断直连”监管不断推进,又增加了拉卡拉作为增加支付机构的通道成本。

  随着备付金100%的缴存和“断直连”的执行,拉卡拉的毛利率也不断走低。根据公司招股说明书数据,公司毛利率从2016年前起不断下降,2016年至2018年,公司毛利率分别为72.23%、55.4%和44.85%,公司利润率方面显然受到了监管政策的冲击,而从收入细分来看,正是收单业务毛利率的大幅下降,造成了公司总体毛利率的整体下滑。

  随着拉卡拉从C端业务向B端的转向,公司一度避开了与支付宝及微信支付的直接竞争,甚至化敌为友,成为了他们的合作伙伴。然而随着进入到移动换联网的下半场,拉卡拉的老对手又再次向B端拓展。

  围绕收单业务,拉开拉不光开发了支持银行业的刷卡产品,也开发了兼容所有二维码扫码支付的超级收款宝等创新收单产品。因而,当用户通过支付宝或则微信扫描支付时,拉卡拉也能分得一部分收益。

  举例来说,当个人在商户消费100元,并选择了拉卡拉的终端POS机具来进行支付宝扫码支付时,这100元里面支付宝会扣处手续费外,拉卡拉也会扣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。

  但随着C端市场红利的消失,阿里、腾讯包括银联也开始在B端强势布局,而其他中小支付企业也开始参与其中,这让原本闷声发财的拉卡拉遭遇腹背受敌的困境。

  因而,自上市以来,拉卡拉的主营业务就处于持续下滑之中。数据显示,在第二季度,拉卡拉营收下滑9.72%,而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,下浮幅度则为17.57%。

  虽然公司在利润端的表现还是处于增长状态,但这显然是公司压缩费用的结果。而企业的营业收入一旦持续下滑,费用的整体压缩空间只会越来越小。而过低的研发及市场费用投入,势必会影响公司的长期发展。而如何面对支付宝及微信支付的在收单市场的强烈攻势,显然比公司开源节流保利润更为重要。

  此外,公司目前的业务还受到套现问题的困扰,这也是公司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风险。

  诸多周知的是,即便是身边的朋友,也有很多人用拉卡拉的POS机来进行信用卡的套现。目前在市面上乃至拉卡拉官网上,均有价格不足百元的迷你POS出售,这无疑为个人用户提供套现的方便。根据公司官网的指引,只需要按照操作说明的指引,就可以将个人信用卡的刷卡资金转入至绑定的储蓄卡之中,整个过程不需要真实消费场景。

  这些处于灰色地点的违规套现行为,无疑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带来了监管隐患。而公司也因为纵容信用卡违规套现行为,多次受到央行的罚款,公司多次卷入风波之中。

  资料显示,拉卡拉还一度将业务触及到网贷领域,也就是公司主营业务中的“金融增值服务”。而随着监管层对整个网贷行业日趋严格的要求,在上市之前的2016年,该业务逐步剥离出拉卡拉上市主体。

  然而,从第三方网贷投诉平台可以看到,诸多关于拉卡拉旗下网贷平台因为暴力催收、砍头息等投诉高达400多起。公司因而也饱受市场所诟病。而最新发生的考拉征信涉黑泄密事件,也无疑是公司众多灰色收入中的一条。

  四、征信涉黑影响几何

  事发之后,拉卡拉披露了2019年前三季度考拉征信的收入及利润。具体看,前三季度考拉征信营业收入461.73万元,净利润则亏损1201.08万元。公司的净资产为--534.59万元。而从公司直接持股的考拉昆仑来看,公司也没有从此公司上确认利润。

  根据公司所披露的数据,2017-2018 年度,公司对考拉昆仑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均为负数,而今年前三季度,考拉昆仑对上市公司的业绩影响也是-415万。

  也就是说,即便是考拉征信彻底关闭,对公司短期利润端的表现影响并不大。然而,此事对拉卡拉的深远负面影响,显然不可低估。

  虽然公司急于撇清与考拉征信的关系,声称对其与实际控制权。但一旦考拉征信的犯罪事实被查实,但作为事实第一大股东的拉卡拉,显然无法脱离干系。

  此外,从拉卡拉的招股说明书还可以看出,目前拉卡拉的第一大股东也就是公司创始人孙陶然,曾经在2016年位列考拉征信的执行董事。

  无疑,白手起家的拉卡拉,见证了我国第三方支付的发展历程。而处于野蛮增长时期的拉卡拉,为了自身发展,难免游走于监管的灰色地带。然而,随着监管趋严,行业野蛮生长阶段已经宣告结束,行业正向合规化的方向发展。

  根据数据统计,仅仅在2018年针对第三方支付领域就发出监管文件10多份,而涉及的罚款金额超过2亿,比2017年同期增长7倍。而如果拉卡拉不能认清形势,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而考拉征信的涉黑泄密事件,无疑给其敲响了警钟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